加载中...
个人名片
  • 姓名:莫革文
  • 性别:男
  • 地区:湖南岳阳18号信箱长江欣盛
  • QQ号:暂无
  • Email:306645269@qq.com
  • 个人签名: 知屋漏者在宇下,知风疾者在草野;帝国良民之雾里看草。
最近谁来看过我
博客统计
    日志总数:761 篇
    回复总数:11 条
    留言总数:0 条
    日志阅读:3031202 人次
    总访问数:3955681 人次
写博文首页 >> 查看帝国良民发表的博文
(原创)被抓摆胜利手势的15岁站街女还有救吗?[2016-06-16 07:48:11|by:帝国良民]

点击查看原图

      学习成绩一度在班上名列前茅,最终却沦落为站街女,被抓后,还无知地摆出“V”字手势。对于为什么会走上这条道路,15岁的贵州女孩晓雾(化名)说得最多的是“爸爸太凶了”。6月13日,美林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,在官桥西街有人站街招嫖,民警随后赶到抓获6名站街女,其中有4名未成年人,包括晓雾。晓雾干这行8天就被抓了,当民警对几人拍照取证时,所有人都低下头,只有晓雾面对镜头,摆出了“v”字手势,晓雾说,“当时只觉得好玩”。(中国新闻网6月15日)



  来自媒体的报导似乎重点将15岁未成年少女晓雾沦落为站街女的原因归咎于“爸爸太凶了”,包括例举的相关生活经历:晓雾来自贵州一个普通家庭,是家里的独苗,她的爸爸在贵州一工厂打工,妈妈在同一个厂里负责伙食。晓雾说,由于父母工作都比较忙,她从小学开始,就被寄到“大姑爷”家,由“大姑爷”照看生活起居和学习。上初中后,晓雾的“大姑爷”去世了,父亲只得把晓雾接回家。直到现在,晓雾回想起父亲的教育方式,还十分生气。她清楚记得,有一次数学作业写得不工整,父亲看见后就骂她,紧接着就是一耳光打过来。“他明明不懂英语,非要说我写错了,我不认,就被罚跪地板。他想检查作业时,就算是凌晨我睡着了也要被叫起来。”---------



  其实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,毕竟站街女大多数的生存状态是谎话连篇,除了记者她们自己或许也不会相信自己的鬼话,她在辍学之前曾经因为成绩在班上倒数,老师开始批评她,晓雾一气之下,还和老师打了起来,再后来你懂的,先辍学出去做酒托赚钱,再堕落到去南安站街,整个过程并没有出现被暴力裹挟的状况,一次次出走和沦落似乎完全都是她自己的主动选择。而且“后来走到官桥西街,看到有人在站街招客,我也学着她们站在那。”想立即挣钱的晓雾没有多想,很快加入了“站街一族”,她还发现,西街那边有几间空房,“是不要钱的”。耐人寻味的是晓雾说,她之前交过男朋友,有过性经验,“但还是害怕,不敢多接,一天只能挣一两百元”。



  被抓时才15岁,之前就“交过男朋友”,而且已经“有过性经验”,似乎这个垮掉女孩的沦落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她自己所说的“爸爸太凶了”。当然爸爸太凶,家庭教育方式的野蛮落后,缺乏家庭关爱,一定是重要的原因之一,事实上整个新闻中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个15岁的未成年女孩的父母报警寻人,或许她父母本就知道女儿“在外面赚钱”,并不担心从事的是什么职业,贵州那些偏远贫困地区,很多农村家庭或相比贫困的家庭,似乎对有年轻漂亮的女孩从事色情行业司空见惯,笑贫不笑娼也几成社会常态;加之重男轻女的老观念存在,对女孩的教育当然也就呈现出敷衍甚至放纵的状态。本文中的15岁女孩晓雾似乎相当典型,家庭教育的不堪,缺乏家庭关爱,带来的结果是未成年就已经“有了性经验”,而且辍学后外出打工当酒托,整个过程就好象并不奇怪的样子,至少其家庭没有尽到报警和寻人的监护责任。



  15岁的女孩当然思维逻辑并不成熟,将自己堕落到自愿卖淫的地步之原因归罪到“爸爸太凶了”,某种程度上也是为自己开脱,至少这种孩子心理有问题,他们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去对抗自己的父母,估计在家里他们父母并不重视。家庭教育失当只是原因之一,当地的社会大环境,学校的教育其实都存在问题,过去我们看到同样很多未成年少女沦落到色情场所,往往一开始都有轻易被坏人诱骗或过于相信网恋之类的情节,甚至还有诸多暴力逼迫然后上道的背景,偏偏贵州这个15岁小女孩从头到尾都是自己自愿的选择,此时此刻还说什么“爸爸太凶了”,理由实在过于勉强。



  事实上在当地并非孤立个案,就拿这个15岁女孩来说,她初二就已经开始在外打工,父母不会不知道,其它同龄女同学也有同样在同一家夜店做酒托的,初二下学期,她便辍学,带着寒假打工挣来的1000多元,只身前往贵阳。“在贵阳做了近半年的酒托,工资是10天结算的,10天能挣七八百元,最多时一两千元都有,不需要向家里要钱。”晓雾说,在贵阳做酒托时,她还碰到了好几个初中时的隔壁班同学-------。



  这就是事实,打工是家里知道并支持的,赚钱嘛,而且当地很多家庭都一样,试想十四五岁的女孩到城市做酒托的工作,是真正意义上的“打工”吗?不方面说“10天能挣七八百元,最多时一两千元都有,不需要向家里要钱”,一定是知道家庭联系方式,站街卖淫被抓后,又说没有身份证,也没有银行卡,“从来不记父母电话”,整个是谎话连篇。



  其实我们看到最后,似乎就连警察也没辙,因为是未成年人,又是初犯,她缴纳了300元罚款后被放了出来。“不能干这行了,要回贵州。”晓雾说,这几天挣的钱都花在了买衣服和吃喝上,现在身无分文。得知晓雾的情况,民警为她凑了回家的路费。晓雾答应民警,今后再也不做这行了。“先回去,老家的一个朋友在贵阳帮我找了饭店服务员的工作,走一步算一步吧”。



  警察收了300元罚款,然后又“为她凑了回家的路费”,有意思的出路,倒是最后又在老家贵阳打了一份“饭店服务员的工作,走一步算一步”比较真实,就看不出其中有任何来自女孩家庭的疑惑,而有的只是父母靠年幼女儿赚钱、赚钱、再赚钱,如此而已,15岁站街女就是这么诞生的。怨谁,其实一目了然。

标签:原创,胜利,手势,还有,有救     阅读次数(5842) | 回复数(0)
上一篇:(原创)数百吨巴西疯牛病疫区牛肉上百姓餐桌耐人寻味
下一篇:票选最调皮学生,凸显捣蛋的教育

loading...